山可逆不拆💙❤️💙
风转着圈儿都能吃💚💛💜
生于忧患,死于拖延。
若鲤

【山组/os】渔夫与金鱼(一发完)

  ※“渔夫”智×吃货金鱼翔

  ※上帝视角

* * *  

  这是一个一如往常的平静晴日,海面上波澜轻拂,风浪细微,是一个一如往常的适合海钓的日子。

  所以大野智一如往常的坐在自己的船上,一如往常的在广阔的海面上进行他热爱的钓鱼事业。

  钩上的饵料十分高级,可以说就是大野智能钓上来一船心爱的真鲷都够不上一个鱼饵的价格。

  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大野智喜欢钓鱼,并且他除了「渔夫」这一副业以外还是有名的大野企业的继承人,一言以蔽之——有的是钱。

  把钱造在自己的爱好上,这很合理。

  「啊,有东西上钩了。」随着大野轻声呢喃,水底什么东西轻轻拉扯着鱼钩,力道不大,应该是条小鱼。

  大野顺着力道慢慢收线,感觉到鱼被扯到上层海水时利落的一提一甩挑起鱼竿,小小的鱼儿顺着鱼线的轨迹被拉出水面,掉落在船上。

  大野拉起鱼线,盯着鱼钩上挣扎着甩着鱼尾的小鱼看了一会儿,

  虽然非常漂亮没错,但不管怎么看都是条金鱼吧??

  「是被谁放生的宠物金鱼吗?原来淡水鱼在海水里也可以活下来吗?」一边自问大野智一边轻柔的把漂亮的金鱼从鱼钩上解救下来,「虽然很漂亮……还是扔回去吧。」

  说着作势就要把金鱼丢进海里的大野突然被一道声音打断了自己的动作——

  「等、等一下!」

* * *

  樱井翔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在这个一如往常的晴天里,他本来只是一如往常的在顺着海流悠然畅游,顺便再吞食些撞到嘴边的小鱼小虾作为零食而已。

  但是平静很快就被大野放下来的闪亮亮的鱼饵打破了,樱井翔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海里新出现的「生物」吸去了目线,挪都挪不开。

  出于鱼类无法抗拒的本能,樱井翔毫不犹豫的迎着飘动的鱼饵追了上去,一口咬了鱼钩一个准。

  当然,咬上去之后樱井翔立刻就后悔了,因为他不仅发现这是个鱼钩,还是个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硬梆梆的鱼钩。

  『哪怕是廉价的鱼虫也好啊,至少还能尝个鲜……』挣不开鱼钩的樱井翔自暴自弃的想着。

  冲过海面破水而出,樱井翔原本以为鱼钩会粗暴的划破自己的上颚,惊惧迫使他奋力摆动身体想要自行挣脱。

  钓上自己的人手逼近的时候,樱井翔放弃了徒劳的挣扎,瑟瑟的等待想象中的疼痛来临时,却只是被那人轻轻的从铁制的尖利钩子上放下来。

  即使他还没有从一系列震惊中缓过劲儿来,但古老的「渔夫与金鱼」的故事他还是听过的。

  按照海洋上的规矩,他必须遵从礼节,询问钓鱼者的三个愿望为他实现。

  正当樱井翔清了清嗓子,准备发问的时候,这个男人竟然自顾自的就要扔了他!

  怎么,怎么你不按照套路走啊?!

  我可是大海里的金鱼啊!你都觉得奇怪了不能再仔细端详一下我吗?!

  好歹给我一个发言的时间啊!

于是在询问大野渔夫的愿望之前,金鱼翔只能先着急忙慌的制止他的投掷动作。

* * *

  空气在那道阻止的声音之后沉寂了三秒。

  大野智后知后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一成不变的,空无一人的,广阔无垠的海面。

  随后他的目线盯回在自己掌心扑腾的小金鱼,「你、你会说话?」

  「没错!钓上来的金鱼会说话,很惊喜吧……诶等等你先不要扔!」

  虽然说大野智表面还是波澜不惊,但是不管是他从海里钓上来一只金鱼还是钓上来的鱼会说话都让他非常惶恐。

  毕竟他虽然天然,但还是一个有常识的人,而上述的两件事没有一个是符合常人认知的。

  掌心的金鱼用鱼鳍和尾巴支撑,勉勉强强的立起来,然后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到,「我叫做樱井翔,是这片大海的王子,你把我钓了上来,我就要实现你的三个愿望。」

  大野智突然觉得,手心中的金鱼可能是自己小的时候读过的童话的集合体,什么金鱼与渔夫,阿拉丁神灯,海的公主,不,是海的王子……

  金鱼,呃,樱井翔的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愿望?还是三个?我有什么愿望?

  钱?

  我有的是啊。

  健康?

  包括父母自己在内,全家人身体都好得很。

  爱情?

  想想父母最近硬塞给自己的相亲对象,大野智不禁打了个冷战,暗暗否掉这个选项。

  再就只剩……钓鱼?

  可是我现在就在钓鱼啊……

  思来想去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愿望,现状十分令人满足。

  樱井翔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用尾巴拍了拍他的手,「你到底有多少愿望啊,需要考虑那么久吗?」

  「不,正相反,」大野用另一只手扒拉了一下头发,「我没有愿望。」

* * *

  樱井翔一次又一次的觉得,这个把自己钓上来的人不是一般人。

  无欲无求,简直是宛如大佛一般的存在。

  那次询问愿望无果之后,樱井翔气鼓鼓的从大野的掌心跳回海里。

  他从没听说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按照海洋中的传说,所有的人类都是贪婪的,仅仅三个愿望是无法满足人类的贪欲的……

  不都应该是钓到自己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勒索自己许愿,最后再被大海的愤怒吞噬掉吗?

  因为不甘心,所以在几天后大野智又粗神经的回到原地海钓的时候,樱井翔又不死心的游去问他想没想到愿望。

  如此反复了很多次,大野智的回答从来都只是「不」「没有」「我想不到」这几个。

  樱井翔没有得到过自己想象中的回答,但是几來几去之后一鱼一人的关系倒是密切了很多。

  大野智安静的海钓的时候,樱井翔就会在小船边游来游去,抱怨他的鱼饵从来就没有能吃的。

  大野智把这些抱怨的话听在耳朵里,再来的时候就会在船上备着面包之类的东西带给樱井翔。

  投喂给自己的小面包非常美味,比海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好吃,这使樱井翔对大野智的看法有了质的飞跃,称呼也从「喂」变成了「大野桑」。

  钓鱼的间隙,大野智也会管自己叫「翔君」,聊一聊海里或是陆地上的事,被大野智叫到名字或是看到他露出软绵绵的笑容的时候樱井小小胸腔的心脏会不可控的加速跳动。

  一人一鱼的关系就这么奇妙的持续拉近着。

* * *

  自从与樱井翔熟稔起来之后,大野智出海越来越频繁,几乎已经对出海热衷到风雨无阻的地步了,天气好没有什么风浪的时候,他还会在海上过夜,把樱井翔请到船上盛满海水的鱼缸里,边聊天边入睡。

  他知道自己还是热爱海钓,但从前也同样热爱海钓的自己也从没有这么沉迷过,大野智开始分不清让他在家业和大海之间如此奔忙的究竟是海钓还是越发投缘的金鱼。

  又是在海上停泊的一夜,大野智把自己画笔下描摹出的金鱼翔递到鱼缸前给樱井翔看,得到了他「原来我这么好看啊」的赞扬。

  大野智又露出软软的笑容,他会画金鱼的起因也只是因为翔君说从没看见过自己的样子,能把他的美丽姿态传递给他自己……大野智还从来没这么感谢过自己还算专业的画工。

  「呐呐大野桑,你现在还是没有愿望吗?」事到如今,樱井翔再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已经不带任何恶意了,只是单纯的发自内心的想要满足大野的一个愿望。

  虽然樱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渴望。

  「嗯……还是没有啊,说回来翔君没有什么愿望吗?」

  「……我不知道,就是有愿望我也不能自己实现自己的愿望啊。」

  「诶?为什么?」

  「算是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吧……」

  「那……这样好了,」大野智软软的笑起来,「我把我这三个愿望转让给翔君好了,等翔君有了自己的愿望以后再用来实现!」

* * *

  船上的灯光昏黄昏黄的,船体也随着微风细微的摇晃着。

  樱井翔在不知道第几个登上了这艘船的夜晚终于知道自己的一颗心已经不能从大野智身上拿回来了。

  这样温柔的把愿望送给自己的人,还能有谁呢?

* * *

  一天比一天的热衷于出海,最后被大野的父母总结为不务正业,以要他注重家业好好学习趁早接手为由关了他禁闭。

  每天都和企业的文件打交道,不禁让大野对心心念念的翔君思念越来越深,也正是因为禁闭,大野彻底认清了自己喜欢上了一条金鱼的事实。

  虽然不能说是情人一般的喜欢,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胸中对翔君的好感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女伴,即使翔君只是一只金鱼。

  嘛,确切的说,一只会说话,有思想的金鱼。

  翔君曾经和自己说过他不能离开那片海域登上陆地,就平常来说自己有船所以也没有关系,但是现在被困在屋子里无法出海的自己究竟要怎么把这种好感传达给翔君呢?

  翔君会不会担心自己呢?过了这段漫长的时间再被父母放出去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翔君呢?

  翔君对自己,有没有一点好感呢?

  屋外是戒备森严的下人们,屋里第无数次逃跑失败的大野智依旧满脑子乱糟糟的叹着气。

* * *

  如同樱井翔对大野智说过的,他虽然是海的王子,拥有被海洋赋予的力量,但是他无法离开海洋登上陆地,就算他能比普通的鱼类暴露在阳光中的时间长一点,但是说到底他也只是一条鱼。

  一条比较特殊的,会说话有思想的金鱼。

  所以在大野智第三天,第五天,半个月到现在的一个月都没有露面的今天,樱井翔可谓既焦急又无力。

  大野桑是不是生病了呢?还是在陆地上出了什么意外吗?

  大野桑曾经很多次提起他的家里人给他寻找伴侣的事情,虽然他本人很抵触,但是如果是父母的意思……大野桑现在难道已经成家了吗?

  想到这里,樱井感觉自己鱼鳞下藏着的小小心脏酸酸胀胀的,很不好受。

  大野桑有了自己的伴侣,家庭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来了呢?

  是不是……就不要自己了呢?

  樱井翔整条雨都因为看不到大野变得恹恹的,就连撞到嘴边的虾米也提不起兴趣。

  不知不觉的就游到了和大野智初遇的地方,本来怕睹地思人想要赶紧游走的樱井突然就被一只涂装艳丽的鱼钩吸引了目光——

  是大野桑常用的那种鱼饵!

  通过鱼饵就断定上面的人肯定是大野的樱井翔兴冲冲的牟足了劲就咬住了鱼钩。

  他想要给多日不见的大野智一个惊喜。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跟他说。

  『就算自己只是一条金鱼,我也想要对他说「我喜欢你」。』

  理想往往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不尽人意。

  这次用昂贵的鱼饵把他钓上来的不是心心念念的大野智,只是个偶尔路过这里的钓鱼爱好者。

  樱井翔被粗暴的摔在船板上,把他钓上来的人粗暴的将它捏起来,跟船上的同伴惊奇的说到自己从海里钓上来一只金鱼。

  樱井被卡在嘴里的鱼钩划的很痛,期望落空和生理上的剧痛让他几乎哭出来,渔人粗暴的想要扯出鱼钩的动作更是火上浇油。

  痛到恍惚的时候,樱井突然回想起最后待在大野船上的那个夜晚,大野桑对自己温柔的笑颜,还有他用柔软的声音传递给自己的那句「我把我这三个愿望转让给翔君好了」。

  这句话像是给了樱井翔一个信念,一个希望,这让他开始在心中默默祈祷——

  『大海的神明啊,如果您真的能听到我的声音,如果大野桑的那句话真的有效,那么我想能够上岸,我想要,变成和大野桑一样的人类!』

  就像古老的传说一样,大海回应了樱井的许愿,只不过故事的主角从渔夫变成了他这个充当中介的金鱼。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拉长,被温暖的白光包裹其中,硬硬的鳞片变成了轻柔的红色布料附在身上,不过眨眼工夫,他从一条漂亮的金鱼,变成了个俊俏的青年。

  船上的一众渔人早就被突如其来的异变吓得跌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将他钓上来的船夫更是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樱井惊惧的只会干瞪眼。

  樱井翔也没想到许的愿望真的能成功实现,但是既然是从大野桑那里得到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

  在低头把视野范围内自己的身体审视了一遍之后,樱井用审视的目光环扫了一下惊呆在地的人们,然后了然一笑,蹲下去和船夫保持视线平行。

  「我可是海里的妖怪,你们怕不怕?」

  「对对对对对不起,我们不不不知道您……」

  「就问你怕不怕!」

  「怕……」

  「怕就对了!」樱井翔突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奸笑起来,「开船,把船往陆地上开!把我带上岸就饶你们不死。」

  船夫被眼前的状况搞的有点懵,水里钓出来的妖怪怎么还要往岸上走呢?

  樱井看他愣神儿,又不耐烦的恐吓到,「赶紧动啊,磨磨蹭蹭的等着我吃你吗?」

  一听这话,渔人们赶紧各就各位牟足力气往岸走了,大气都不敢出。

相比船上其他人的紧张惶恐,樱井内心雀跃多了,他不停的在自己眼前张开手掌,握拳,再张开,对自己的新身体喜欢的不得了。

  这样我就变得和大野桑一样了,我就可以上岸了,我就可以去见大野……

  去见智君了!
 
  当然,岸上的繁华是常年泡在远海的樱井所想象不到的。

  混凝土碛起来的房屋,海边衣着暴露的女性,各种没见过的新奇东西接连撞进樱井的眼里,跟自己所熟知的海洋全然不同,整个陆地对他来说都是新奇而充满未知的。

  看着人们不断朝自己投来的好奇目光,樱井翔窘迫的同时开始后悔自己放走那船人之前没有跟他们询问一下有关大野智的事情,自己现在能做到的只是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留给自己的珍贵的愿望还有两个,樱井只能再拿出来一个许愿,希望能得到带自己找到大野智的指引。

  神明有好好的回应他,一只悠悠飞舞的靛蓝色蝴蝶成了樱井翔在陌生大地上唯一的依托。

  所幸大野被关禁闭的地方虽然偏僻,但离海边并不算很远。

  樱井跟着指引的蝴蝶跌跌撞撞走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大门禁闭的院子前,蝴蝶飞进了院子,可苦了樱井翔。

  有心去敲门,又怕出来应门的已经是这家的女主人,于现在的樱井翔心中,有一股近似于近乡情怯的情感在怦然鼓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明的特别赠送,樱井翔还没苦恼多长时间,紧闭的大门突然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吱吱声响——

  门开了,出来的是大野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清丽女性。

  樱井翔站在门的对面,看着大野和那位女性告别时亲昵相拥,虽然大野脸上郁结着些许愁容,但和那位女性之间的融洽快乐也十分清晰。

  樱井翔回想起自己在大海里的日子,他在海里待的时间非常长久,久到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有多长,爱恋这种感情只从传说中听到过。

  传说里讲,爱情就像魔鬼,令人失智。

  樱井翔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体会到爱恋这个魔鬼的厉害了,不然胸口也不会这么疼,身上心底也不会这么冷,好像被人生剜了一块下去。

  如果一生中再也没有办法和那个拥有温柔笑颜的人在一起的话……

  他觉得自己现在比被鱼钩勾住还要疼。

  他觉得自己现在比没有东西吃还要冷。

  他绝望而无助的蹲下/身子。

  一片黑暗。

* * *

  送走了保证和爸妈说情早点把自己弄出去的姐姐以后,大野智本来以为自己今天又要和那些枯燥的文件作斗争了。

  直到他看到对面那个蜷成一团的火红和服青年。

  『这件和服的颜色,和翔君的鳞片颜色一样啊……好漂亮。』

  回过神的时候,一声「翔君」已经脱口而出了。

  对面的青年闻声一颤,缓缓从紧拥的双臂中抬起脑袋——

  那是一张非常精致好看的脸,尤其是那双水润的大眼睛,和翔君如出一辙。

  只不过这张好看的脸上挂满了泪珠,大眼睛里也充盈着雾气。

  「……大野桑……」

  !!!这个嗓音!分明就是和自己在海上共度了那么长时间的翔君啊!

  不顾身后下人的阻拦,大野智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把揽进怀里,他顾不得思考翔君为什么变成了人类,他只看见了翔君满脸的泪水。

  所以他很心疼,但在他开口安抚翔君并诉衷肠之前,却被怀里的人抢了白。

  「大野桑……智君,」翔君的声音被哭腔浸润,抽抽嗒嗒的,可怜极了,「那天晚上,你送给我三个愿望,来找你的路上,我用了两个。」

  「为了能够上岸,我许愿变成人类……」

  「为了找到你,我又许愿希望得到指引……」

  「所以现在,我还剩下……还剩下一个愿望。」

  樱井翔揪紧大野胸前的衣服,用自己充满泪水而模糊的双眼紧盯大野智的眼睛——

  「我能不能许愿,许愿你能喜欢我,我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将樱井翔说的话悉数听进耳朵的大野智闻言又露出了樱井最熟悉的绵软笑容。

  他拥抱樱井翔的力量加大了些,将樱井的头轻轻抵在自己的肩上。

  「翔君,你如果许这个愿望的话就太浪费了,所以这个最厚的愿望你还是先自己留着吧。」

  大野智感觉怀中的樱井翔身子一抖,自己的肩膀被更加汹涌的泪水浸湿了。

  大野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只好轻柔的把樱井的头抬起来,与他迷蒙的双眼对视。

  「翔君,别哭了好不好……」大野用手指轻轻抹去樱井脸上的泪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个愿望会浪费吗?」

  樱井翔摇摇头,泪水还是流的一塌糊涂,大概还是觉得大野并不喜欢自己。

  「翔君,唉……」

  大野觉得,对于现在的樱井翔来说行动远比语言能够安抚他。

  于是他捧着樱井翔的脸颊,送了一个清浅的吻。

  行动果然远比语言有力的多,也许是出于震惊,但樱井翔的泪水确确实实的停止了。

  「翔君,」大野智与樱井翔额头相抵,「我也喜欢你。」

  这个世界,最喜欢你了。

* * *

  故事的最后,渔夫和金鱼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 * *小剧场* * *

  「智君,之前你送给我的愿望,不是还剩一个吗?」

  「嗯……对哦,翔君想好怎么用掉了吗?」

  「其实……我早就已经用掉了……」

  「诶?翔君许的什么愿???」

  「是『我希望可以和智君一起孕育新的生命』///w///」

  「……?!」

  「其实……智君现在,已经是爸爸了!」

  「……?????!!!!!!!!!!!!」


True.End.

——————————————————

总有蓝担讲要给洒脱系生小鱼,嘿嘿嘿,这回真的让sho酱帮尼桑生小鱼了哦(不

为报志愿奔忙了好些日子,过几天录取通知书下来就该安心填坑了

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看(戳

写的东西还都很浅白,但为了热爱的山笃大业,我会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努力产粮的(⑉°з°)-♡

 

 
 

评论(16)
热度(103)
上一篇 下一篇

© 若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