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可逆不拆💙❤️💙
风转着圈儿都能吃💚💛💜
生于忧患,死于拖延。
若鲤

【舞架/竹马】短小段子——偷糖

很久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捏他,今天突然想起来,觉得太符合竹马了hhh

* * *

  舞架五郎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四郎才是位于舞(di)架(kong)家金字塔顶端的人。

  基本上可以说是只要四郎指着东边,哪怕是刀山火海哥哥们也不会掉头向西的程度,其中舞架三郎的弟控症特为尤甚。

  舞架家父母看着哥哥们懂得宠弟弟也很开心,但这种欣慰并不等同于溺爱,所以在舞架家父母发现自家的孩子们总是把自己分到的糖果塞给弟弟四郎吃之后,就开始把糖罐子「束之高阁」——放在了小孩子够不到的,最高的壁柜里面。

  「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的,」舞架家太太拉着孩子们语重心长道,「嗓子会坏掉,而且还容易蛀牙哦,虫牙可是会很疼的。」

  即使妈妈进行了十分温柔的说服教育,舞架四郎还是不开心。

  从一直能收到哥哥们的进贡(×)到什么都吃不到的落差,身为金字塔顶端的四郎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

  于是小恶魔四郎对着天然三郎展开了撒娇攻势。

  「三郎尼酱~(๑°3°๑)」

  「嗯,怎么了四郎?♪~(´ε` )」

  「四郎想吃糖糖了(๑•́ ₃ •̀๑)」

  「可是妈妈说,吃太多糖会对四郎不好啊(*゚◇゚)」

  「就吃一点绝对没关系嘛!(。•́︿•̀。)」

  「可,可是妈妈说……('◇'`)」
 
  「三郎尼酱以前明明说四郎无论要什么都会去找来的,尼酱是不是已经不喜欢四郎了……( •̥́  •̀ू )」

  「等等四郎,你别哭啊!我我我知道了,尼酱会给你把糖拿回来的!Σ(っ °◇°;)っ」

  「我就知道,果然三郎尼酱对四郎最好了,啾٩(๛ ˘ ³˘)۶」

  「……(//◇//)」

  于是沉沦在四郎亲(hong)亲(pian)中的三郎就稀里糊涂的走上了偷糖之路(×)。

  在经过对偷糖计划的商量后,兄弟二人来到了糖罐的所在地——厨房。

  「三郎尼酱,」得逞了一半的三郎露出了小恶魔笑,「我帮你把梯子拿过来了,尼酱加油。」

  「好的!等着尼酱把糖拿下来吧四郎!」

  舞架三郎一鼓作气干劲十足的蹬在小梯子上,就在手已经够到壁柜门的时候,身后妈妈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三郎四郎,你们再干什么?!」

* * *

  「三郎,跟妈妈说,你们刚刚在干什么?」舞架太太和两个孩子以正坐的姿势相对,「你还爬在梯子上面,摔下来怎么办啊!」

  看着对面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真的生气了的妈妈,舞架三郎的头越来越低,去偷糖吃这种话根本说不出嘛。

  三郎和四郎都保持着低头沉默,舞架太太只好继续道,「是不是去拿糖吃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三郎为了打破僵持点了点头。

  「那这样,你们要跟妈妈好好坦白,是谁出的主意呢?」

  又是沉默。

  「那这样好了,你们把商量拿糖的经过再演一遍,妈妈不会骂你们的。」

  「妈妈真的不会生气吗?」三郎抬起头小声问。

  「约好了,不会的,但是妈妈还是要知道事情的经过。」

  「那四郎,」三郎把身边的四郎轻轻拉了起来,「刚才商量的话再给妈妈讲一遍吧。」

  「……好。」小恶魔的眼睛里迸发出狡黠的光。

  于是三郎开始了实打实的复述——

  「四郎,你说怎么才能够到糖呢?」

  「三郎尼酱,」四郎眼睛里开始挤出泪光,「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对,你去拿梯……嗯?」

  「妈妈说过的,吃太多糖牙齿会坏掉的,尼酱不要去偷糖了。」

  看着四郎汪着泪花的双眼和妈妈充满责备意味的眼神时,三郎觉得自己「教坏弟弟」这个罪名算是坐实了。

  真是败的一塌糊涂啊。

  三郎心里苦,但三郎说不出。

* * * 

  事件的最后,四郎得到了妈妈「真是个好孩子」的夸奖和三郎份的糖果,三郎得到了一星期份的家务劳动。

  当然四郎因为吃多了糖而真的得了虫牙难受的痛不欲生以及三郎通过偷糖事件看清四郎小恶魔本质开启了舞架三四漫长的相爱相杀生涯的事件,就是后话了。

  End.

* * *

天神祭却产了个笃段子orz
但愿山之日能把山贺文发出来(ง •̀_•́)ง
手机打也没审,不知道有没有错字,如果哪里有什么bug,希望大家能怀抱亚萨西的心境忽略掉(比心

评论(4)
热度(40)
上一篇 下一篇

© 若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