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可逆不拆💙❤️💙
风转着圈儿都能吃💚💛💜
生于忧患,死于拖延。
若鲤

泥棒と坊ちゃん 01

┏手机打,所以精细排版不能 望见谅orz
┏totally清水
┏日本史接触的很少,不敢深入描写近代日本,还是理解为架空时代吧
┏是个老福特初心者 请多指教
┏高考前的三天假我再放飞自己一把
┏文风很白,笔力也苍白
┏大概算是攒rp
┏初出茅庐毛贼A×守财奴小少爷 的设定
┏完全是想到哪写到哪,写到哪发到哪,每次发可能会略短小but端午假结束前肯定是会把这篇结了的

(暗搓搓的说一声,假如有人评论,我可能会高兴的飞起来×

≡≡≡≡≡≡≡≡≡≡≡≡≡≡≡≡≡≡≡≡

+1+

『每天在我家门口这么明显的鬼鬼祟祟着的人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视线紧紧的锁在自家院门对面那个企图用电线杆掩藏自己身形的奇怪人物身上,二宫和也像这一个多月的每一个上午一样照例疑惑着。

行为举止可疑,穿着打扮可疑,从头到脚都很可疑,也就只有长相可以把这人从「猥琐」里面扽出来了。能是什么人呢?

『难道说,是小偷蹲点吗?』

这样想着,二宫和也又抬头盯住对面那人的脸,突如其来的对视好像一下让那人慌了神,随后他也只是不知所措的低下头,没有跑走,却也不接近。

他张皇失措的样子虽然很蠢,但也有点可爱,一吓一吓的样子好像个兔子,这么想着,似乎都能看到他垂在脑后的兔子耳朵。

『这么蠢的人,怎么会是小偷……』给那人笨拙的表现否定了之前的猜测,二宫和也摇摇头,取走了报箱里的报纸,转身往屋里走。

『说不定是个家道中落的少爷呢,看他长得这么好看……来求救济却拉不下脸吗?都怪父亲结交的人太多,又是个老好人,踏进家门的陌生人十个有九个都是开口借钱的。』

边往宅邸走,二宫边自顾自的给每天蹲守在自家门口的奇怪人物安上了个身份。

『嘛,拉不下脸才好,省下了一大笔钱啊。』

为自己揣测出来的前因后果感到开心的二宫就连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起来。

毕竟,二宫制药业乐善好施的二宫老爷家有个守财奴儿子是町内人尽皆知的常识。

对于二宫小少爷来说,没有比钱更喜欢的东西了。

+2+

然而爱财的二宫小少爷没想到的是,自己单看表现就觉得蠢的不行的那个奇怪人物,真的是个贼。

+3+

这是一个夜晚,一个普普通通的夏日夜晚。

二宫和也像每个夜晚一样,在和枕头下的一叠「福泽谕吉」道了晚安后准备睡下。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处传来女佣一生尖锐的「有小偷!」,随后就是一阵骚动。

不过一秒,二宫脑内就已经完成了『小偷-偷钱-我的钱会少』这个导式,于是他蹭的坐起身,穿着睡衣抄起鸡毛掸子就往书房赶。

「敢从我家偷钱,真是不可原谅啊」二宫小少爷如是咬牙切齿道,在心里把那个小偷枪毙了一千遍。

二宫赶到之前,骚动已经平息下来,等他到书房的时候,穿着夜行衣的小偷已经被男性佣工押着跪坐在地上了。

「很迅速嘛。」满意的拍了拍站在旁边的管家,二宫又问道,「有什么东西被动了吗?」

「并没有,少爷,他还没来得及行窃就被制住了。」

「干得好!」称赞了尽职尽责的仆人一行人后,二宫蹲下身,扯着小尖嗓骂道,「你好大的胆子啊!赶来二宫家偷东西!」

被押着的小偷被他尖利的声音吓得一抖,缓缓抬起头,水润的光泽润湿了眼白出走的大眼睛,「我,我还没偷东西啊……」

声音软软糯糯的,就好像「私闯民宅」这件事并不应该作为罪名安在他头上一样。

但是,这并不是让我们的二宫小少爷一下子震惊的坐到地上的原因。

借着书房中被仆人点亮的昏黄灯光,看着眼前这张姑且被自己称赞过「好看」的脸——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不是每天上午都躲在电线杆后面的那个蠢货吗?!」

「我才不是蠢货,我是相叶雅纪!」即使眼里还泛着泪光,即使被一干家丁押着跪在地上,那个人还是鼓着个菱形嘴气呼呼的回嘴。

『哪有贼会蠢到自报家名啊?别在是闯进来一个神经病吧?』二宫和也坐在地上,面对对方的回话也愣愣的不知道给出什么反映,某种层面已经被这个人击败的小少爷只能在内心苍白无力的吐着槽。

小少爷所预料不到也从没预料过的就是在将来,这个蠢的不行的贼会成为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甚至

比最最喜欢的「福泽谕吉」还要重要。

TBC.

≡≡≡≡≡≡≡≡≡≡≡≡≡≡≡≡≡≡≡≡

相信我,这是相二文

为什么把拔哥写的这么弱气…大概是大兔子在我内心实在是太亚萨西了,不舍得对nino强硬起来吧(你在扯什么

滚回模拟卷的怀抱换一换脑子,文章打的太仓促,很短小,没有校对也没有润色,所以…可能会很白,果咩!(土下座

欢迎各种指正🙋

评论(7)
热度(7)
上一篇

© 若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