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可逆不拆💙❤️💙
风转着圈儿都能吃💚💛💜
生于忧患,死于拖延。
若鲤

泥棒と坊ちゃん 02

+4+

对于父亲老好人的程度,二宫和也可以说是很服气的。

对于一个贼,一个偷东西偷到家里来的贼,一个偷东西偷到家里还被抓个现行的贼,后赶来事发现场的父亲在搞清了前因后果后竟然只用一句「嘛嘛,得过且过。」给贼进行开脱。

「父亲!」

「嗯?」

二宫从地上站起来,又扯开小尖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偷东西都偷到家里了好吗?天然也要有个限度吧!」

「诶,你说他偷东西,」二宫老爷低头看了看还被押着的青年,「那他偷了什么呢?」

「他,他……」二宫恼怒的抓抓脑袋,「没偷东西也是未遂,而且私闯民宅总是有的吧!」

「嘛,又没有什么损失,小和你总是这么喜欢计较。」二宫老爷边说边用手势挥退了扣住相叶的男性佣人,「起来吧,赶紧起来吧。」

终于摆脱钳制的相叶赶紧站了起来,活动着被扭酸的肩膀,向二宫老爷投去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您真是个好人!」

「嘿呀,这么结实的小伙子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不是太浪费了?」二宫老爷拍拍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肩,「有这样的身手不如留在二宫家当个护院?留下来工作的话,养家糊口总还是没有问题的。」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现在是什么走向?

所以,这个被抓现行得蠢贼还要被自家的天然父亲发展到家里来吗?

现实版的引狼入室?

在二宫小少爷还没有消化完眼前的情况的时候,认真思考了一下二宫老爷提案的相叶开口回答,「不,还是算了,一直待在这里不回去的话,尼桑会担心。」

「哦哦哦是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看你和小和差不多大的样子,没想到还是个这么顾及着兄弟的人啊。」

二宫老爷笑的一派慈祥,那边的相叶也嘿嘿嘿的傻笑着。

『不行了,要被天然的光辉刺伤了。搞不好他们两个更像父子吧。』

二宫小少爷恍惚的走神的功夫,二宫老爷继续游说着相叶——

「不如,你每天来和小和说说话好了,他没有什么朋友的,年纪正相仿的话,正好做个朋友嘛。」

「父亲?!」二宫和也真的要为父亲的心宽拍手叫好了,叫自己和一个贼交朋友,亏他想的出来!

「有什么啊,反正你平常根本不出门,来往的朋友只有松本家的儿子一个,这个小伙子一看就是在外面游历过的,多聊些天南海北的事情能给你长长见识啊。」

二宫和也被气到冷笑,「就是因为你当初这么烂好人识人不清,所以才……」

「和也!」二宫老爷的声音突然夹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感,「够了!」

甚至连相叶这个万年天然都感受到了空气里弥漫的不自在,尴尬的往身后刚刚还扣着自己的仆人们那侧缩了缩。

二宫和也也意识到自己触及到了父亲的伤口,想要收回却也是不可能,只好懊恼的狠狠瞪了一眼相叶,气哼哼的扔下一句「随便你」就甩袖子走人了。

小少爷离开后,二宫老爷又笑着让仆人们赶紧休息去,相叶看着眼前这个笑的和蔼的中年人,刚刚那个充满威压的人仿佛只是自己产生的一个错觉。

「哎呀哎呀,真是见笑。」二宫老爷呵呵的笑着,对着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相叶跟着自己来。

「别看小和看起来脾气很差,他其实人不坏的。」

「嗯嗯,我知道的。」相叶在二宫宅前蹲守了那么长时间,有很多次都会看到小少爷跟矮墙上的猫咪玩的很开心。

讨动物喜欢的人,总不可能是坏人。

二宫老爷笑笑,「说起来,你跑来这里偷东西,是因为生活所迫吗?」

相叶这时才反应过来,作为一个当场被抓包的小偷,自己的立场确实不应该这么轻松自然啊。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的!虽说是来偷东西,但我不是为了钱!」相叶揪了揪耳垂,有些窘迫的继续道,「是这样,作为一个义贼,尼桑说只要能在大户人家里偷到一样东西就算是可以出师了。」

「哎呀哎呀,劫富济贫的义贼吗,也是个了不起的『工作啊』,了不起了不起。」说话间,二宫老爷已经把相叶引到了宅子大门口门口,送走相叶之前他说,「刚刚那个提议,是认真的,假如有你这样的人能和小和交朋友就真的太好了。」

「我会的,假如不会被嫌弃的话。」相叶回想起每个早晨盯向自己这边的小少爷,其实他,长的很可爱嘛。

翻墙进了人家的屋子,如今被从正门送出来,没有被扭送到警署不说,如今竟然还能大大方方的走在月光满铺的街道上……

相叶想起尼桑评价自己的「虽然天然但整个人有着奇迹一般的好运」不禁低下头笑笑。

哎,作为一个贼可真是太失败了。

+5+

翌日早晨。

二宫和也虽然赌气却还是选择和父亲一起出现在餐桌上。

但是他并不想说话,父亲我并没有先向自己低头的反省的迹象。

气不过,只能执着刀叉和盘子里的煎蛋过不去。

「小和,不要拿食物撒气。」

「什么啊,现在又要让我和早饭友好相处了吗?」

「唉……」二宫老爷看着儿子气哼哼的样子也无可奈何,「还没消气吗?」

「消气?消什么气,和游历世界的贼做朋友高兴还来不及呢!」

「别这样,他不是坏人的,我看的出。」

『你看得出,你看得出就不会有几年前那么落魄的一段时期了。』二宫和也很想这样回嘴,但他不想真的伤害到父亲,只好忍住不说话。

知道儿子的心结,也明白此刻的沉默是他别扭的体贴,于是二宫老爷也只是选择叹口气。

+6+

再去拿报纸的时候,门口那个电线杆身后的身影没有出现。

『哼,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脸来也是很令人佩服了。』心情愉悦的二宫逗了一会儿趴在矮墙上晒太阳的猫,满心欣喜的认为昨天那人只是为了脱身才没拒绝父亲天马行空的要求。

步伐轻快地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二宫小少爷才发现,自己真是低估了相叶雅纪这个大天然的脸皮。

拉开推门,就看见了相叶异常随意的趴在地上,手里还翻看着自己塞在书柜最高层的工口漫画。

真的是要被气炸了,二宫和也两步并做一步的走上前,恶狠狠抽走相叶手中的漫画然后质问到,「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又因为二宫的小尖嗓抖了抖,相叶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为什么…因为昨天和二宫先生约好了,今天来履行约定啊。」

二宫和也觉得有些脱力,各种意义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被击败了。

「……所以,你是怎么进来的?」

相叶指指身后的窗子,「翻墙,然后从窗子……」

「既然是被邀请来的,那为什么不走大门?!」

「习惯嘛,」相叶从趴着的姿势改成跪坐,小声抱怨着,「kazu的脾气真的好大哦。」

kazu?是我刚才听错了吗??这个人,自来熟到这种地步吗???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还是双方立场这么尴尬的人,叫的这么亲密????

天然这种东西,可能就是天生克自己的。

这么想着,二宫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外廊冷静一下,恍恍惚惚的无视了相叶就往外走。

然而身后的相叶看到小少爷不再和自己拌嘴,也一边「kazu,kazu」的叫着,一边跟在他身后赶了过去。

二宫老爷在书房品着茶,听着儿子房间那边一阵小骚动,无声的笑着。

自家的儿子自己是最明白的,虽然别扭但心地不坏。

而且,对付这样的儿子,直球说不定是最有效的了。

TBC.

又一发短小,好想用电脑码字啊qwq

评论(3)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若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