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可逆不拆💙❤️💙
风转着圈儿都能吃💚💛💜
生于忧患,死于拖延。
若鲤

泥棒と坊ちゃん 03


+7+

「kazu,我又来啦!」

已经入秋,天气慢慢凉下来,畏冷的二宫和也开始专注于取暖,对于连续三个月来家里报道的相叶可以说已经「见怪不怪」。

「下次可以请你走正门吗相叶氏。」二宫整个人都被逐渐失去热度的空气搞的赖赖的,连惯例吐槽都显得有气无力起来,「窗子马上就不会开了。」

「诶诶诶,kazu有这么冷吗?」看着屋里已经被搬出来的被炉,「不是才刚刚秋天吗?」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个天然一样火力十足啊。」

说起来为什么二宫会渐渐不再对相叶的存在这么抗拒,相叶的天然绝对是个极大的加分项,嘛,可能长的顺眼也是其中一项吧。

相叶雅纪这三个月来每天都会报道,和自己讲一些天南海北的事,起初是不想搭理他的,但是奈何父亲说的没错,宅子以外的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对自己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来讲真的诱惑很大。

坚守阵地不理相叶的计划很快就破功了,二宫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接了一句「然后呢」后,相叶笑的满脸褶子的样子。

真蠢……

但是,也有点可爱。

虽然偷东西这种事情真的不可原谅,但是看在他讲了这么多趣闻的份上,就原谅他好了。

两个人在屋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相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凑到二宫跟前,「不如趁着天还没彻底冷下来出去溜溜吧,我知道附近……」

「不去。」二宫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

「诶?为什么?」

「不想出去。」

「为什么不想出去?」

「没有为什么!」有点不耐烦的推开眼前的相叶,二宫像是想摆脱什么一样急匆匆的走出屋外,「不想出去就是不想出去!」

可惜微弱的怒气并没有打消相叶的积极性。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呢?你走出屋子钱也不会丢啊……我会请你吃东西的,好吃的。」

「跟钱没关系!外面……」说话的时候,二宫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两臂有些微微颤抖,「外面的人,很恶心。」

然后就是沉默,二宫手臂的颤抖还没有停止下来,他就这样顺势倚着走廊的墙滑坐在木地板上,把头深深的埋进颤抖的手臂。

「拜托了相叶氏,」闷闷的声音从臂弯中传出来,「让我静静。」

相叶低下头看着把自己包裹住的二宫,眼神里充斥着无措。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带kazu出去溜溜,想着这样能让每天都对我讲的故事露出憧憬眼神的你更开心一点……』

相叶在边上站了很久,也只是呆呆的站着。

心里是想抱上去安慰看上去这么脆弱的二宫的,可以作为始作俑者,再天然的他也失去了付诸实践的勇气。

+8+

从出门风波以来,相叶再没提过一句关于出门的事,每天安安分分的到二宫家的宅子报道,继续给二宫小少爷讲过去和尼桑一起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趣闻。

天气一天天的变凉,枫叶由黄变红再慢慢到凋落,堆积在盘错树根旁的落叶又渐渐被飘落的雪花湮没。

冬天到了。

+9+

二宫和也很早就已经把自己托付给了被炉,终于在十二月份,相叶不怕冷的设定也站不住脚,屈服于严冬的相叶终于学会了走正门和善用被炉。

「喂相叶氏,你天天这么游手好闲,你家尼桑都不会骂你的吗?」

从「不打不相识」的那天起算到现在,怎么也有小半年了,相叶几乎每天都是从上午泡到下午,父亲曾经提出过为这个陪聊业务支付报酬,却被这个天然一口回绝了,二宫真的很好奇他都是靠什么谋生。

「尼桑?不要紧吧,尼桑本身也很游手好闲啊。」再说尼桑现在有事没事就去搞些风吹草动的小案子调戏警署的人,根本就是比自己闲多了。

「你家尼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啊……当初你说他放你出来单独作案的时候我就已经很佩服他了,亲哥怎么会放心放你这种会走路的天然出来啊。」

「亲哥?不,并不是哦。sho酱只是把我捡回来养大的尼桑,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还是二宫第一次听到相叶口中「尼桑」的名字……

不,这不是重点,原来不是亲的吗?怪不得放心他一个人出来荡悠,说不定早就想甩掉他了。

于是,善于给别人强加设定的二宫小少爷再次和相叶目线交汇的时候,眼神中平添了一丝怜悯。

「喂喂kazu,你这是什么眼神啊,」二宫间歇爆发的善心让相叶哭笑不得,着急忙慌的解释到,「尼桑从来没虐待过我啊,他对我很好的,我们俩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嗯,你懂吧?虽然他一直放养我,但是只要有他一口饭,我就绝对有的吃的!」

看着被炉对面的人手舞足蹈的解释着,二宫突然「噗」的笑了出来,然后「哈哈哈哈」的一发不可收拾。

「诶?怎么了?kazu你为什么要笑啊?」

「因为,哈哈,相叶氏你那是什么比喻嘛,哈哈哈哈……啊啊啊不行了。」

我只是不想让你讨厌我的家人嘛。

这句抱怨的话相叶没能说出口,至于为什么——

他大概是看着二宫一边笑一边抬手抹笑出的眼泪的样子看呆了吧。

心脏一瞬间像是被什么戳中了一样,初次和二宫对面的时候,心脏底部就蔓延过细微的电流,现在这种感觉,大概就是电流被放大了几十倍吧。

kazu笑起来可真好看啊,他应该多笑笑的。

完全沉浸在笑颜冲击中的相叶甚至有点走了下神,连二宫接下来和他搭话都直接漏掉了。

『我好想,让kazu每一天都能这样开心的笑出来。』

想要保护kazu,不喜欢看到他掉眼泪,看到他开心的笑自己也能收获十倍以上的欢乐。

相叶摸摸自己陡然发糖的脸颊,又盯住还残留了刚刚几分笑意的脸——

相叶想,恋爱这种东西,估计终于砸在自己头上了。

TBC.

≡≡≡≡≡≡≡≡≡≡≡≡≡≡≡≡≡≡≡≡

途中就开始很困了,开启了xjb写模式(不

困困困,睡醒再改好了(你走

评论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若鲤 | Powered by LOFTER